媽媽告訴癌末的兒子「自己要去洗澡」就離開了,等到她推開浴室門…眼前景象讓她瞬間淚崩!

169

對任何爸媽來說,沒有什麼比面對自己孩子的死亡更令人心碎,但這卻是住在美國馬裡蘭州的魯思(Ruth) 必須面對的狀況。她4歲的兒子諾蘭(Nolan) 罹患了罕見的橫紋肌肉瘤,自從在2015年11月被診斷出來後,諾蘭就不斷勇敢地對抗這種疾病,但最終這一天還是來了…

對抗這種罕見的癌症並不容易,但在這18個月間,諾蘭一直用勇敢、樂觀又成熟的態度面對。魯思將諾蘭對抗病魔的過程都記錄在她幫兒子辦的FB粉絲團上,諾蘭的堅強讓無數人動容。直到今年2月7日,他們的旅程終於走到了盡頭…

但最讓人心碎的不是這一路的過程,而是諾蘭在生命的最後跟媽媽所說的話…魯思也同樣將這個4歲的小英雄最後的一段旅程分享到臉書上。這對魯思來說當然是件艱難的事,但她也認為:「他是多麼的美麗,完全是由不含雜質的愛構成的。」

魯思寫下:「當我最後一次帶諾蘭到醫院時,我就知道還有什麼不對勁,不只是艱難梭狀芽孢桿菌(一種會感染腸道造成腹瀉的病菌) 的問題。我就是知道。而不知為何,我覺得諾蘭也知道。他已經好幾天都沒有吃東西,卻不停嘔吐。」

魯思跟諾蘭的主治團隊坐下來開會。當諾蘭的腫瘤科醫生開口時,魯思從她眼中看出她非常痛苦。「她在與我們並肩作戰的這一路上一直非常坦誠,但他最新的CT掃描顯示有個超大的腫瘤在他的開胸手術4週內就壓迫到他的支氣管及心臟。」

癌細胞「像野火一樣蔓延」,而且已經對所有他們採取過的治療有抗性。簡而言之,到這個階段,醫療團隊已經沒有什麼能做的,只能儘可能減輕諾蘭的痛苦。這樣的狀況對任何爸媽來說都難以承受,更別提要對孩子說明,但魯思還是努力調適自己的情緒跟諾蘭開口。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魯思:小寶,呼吸很難受對不對?
諾蘭:嗯…對。
魯思:你很痛苦對不對,寶貝?
諾蘭:(低頭) 對。
魯思:小寶,癌症真的爛透了,你不用再跟它對抗了。
諾蘭:(開心) 不用了嗎?但媽咪我會為了你這麼做。
魯思:不小寶!這是你一直以來在做的嗎?為了媽咪戰鬥?
諾蘭:嗯對啊。
魯思:諾蘭,媽咪的工作是什麼?
諾蘭:保護我的安全!(大大的笑容)
魯思:親愛的…我沒辦法再那麼做了,我唯一能讓你安全的方法是讓你上天堂。(心碎)
諾蘭:所以…我就先上去天堂玩直到你也過來!你會過來吧?
魯思:當然!你沒辦法那麼輕易擺脫媽咪的!
諾蘭:媽咪謝謝你!我會先上去跟Hunter跟Brylee跟Henry玩!

魯思還有另一項艱難的作業: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她說:「我無法跟你們解釋為我天使般的兒子簽署同意書是什麼感覺。」當諾蘭再度醒來的時候,一輛救護車等著將他從醫院接回家,魯思也收拾好他的鞋子,魯思說:「我只想再跟他相處一個晚上。」

但諾蘭醒來時卻說:「沒關係的媽咪,我們待在這裡就好了好嗎?」才4歲的他貼心地為媽媽設想,希望能減輕媽媽的負擔。

在接下來的36個小時內,諾蘭幾乎都在睡,但在他醒來的時候,母子倆玩遊戲、看影片、玩發泡膠子彈玩具槍…諾蘭甚至寫了一份遺囑。

「我們一起躺在床上,他畫出他的葬禮想要怎樣、挑他的抬棺人、他希望大家穿怎樣,寫下他留下什麼給我們,甚至寫下他希望以什麼樣子被記得─ ─而那當然是警察。」

在晚上9點時,魯思問諾蘭她能不能去洗澡,因為諾蘭不願意讓媽媽離開他身邊,一定要隨時能看到媽媽。諾蘭說:「好的媽咪。克里斯叔叔可不可以來跟我一起坐,然後我面向這邊,這樣我就能看見你。」魯思站在浴室門口說:「待在那裡看著,小寶,我不用兩秒就出來了。」

諾蘭對媽媽微笑,於是魯思關上浴室的門。但是當門一關上,諾蘭也同時閉上了眼睛,開始進入瀕死狀態…

當魯思打開浴室的門,發現諾蘭的醫療團隊都圍在病床邊,每個人都轉過來看向她,眼中泛淚地說:「魯思,他已經進入深層睡眠,他的呼吸負擔很大,他的右肺部已經塌陷了,氧氣量不斷下降。」

魯思立刻撲向病床,將手放在他的右邊臉頰上。沒想到這時諾蘭突然張開眼睛,然後說出最後一句話:「媽咪我愛你。」然後把頭轉向魯思。

在晚上11:54時,諾蘭在母親唱著《你是我的陽光》的歌聲中告別了人世,結束了短短4年的人生。但魯思永遠忘不了的是「我兒子在昏迷狀態中醒來說他愛我,臉上還帶著微笑」!

魯思說:「我的兒子作為英雄而死。他讓社群、不同職業的人凝聚,對全世界人們的生命造成了改變。他是個戰士,直到死時都維持愛跟尊嚴。」「我看著他在短短4年中達到的事,只能想到如果他的人生更長一點,他能做到什麼!」

而魯思也呼籲大家應該更投入對兒童癌症的研究,不希望有更多像諾蘭一樣年紀輕輕就離開人世的孩子…「現在我害怕去洗澡。現在外面只有一張空蕩蕩的吸水墊,曾經那裡有個完美的小男孩躺在那裡,等著他的媽咪。」

令人心碎…但相信諾蘭現在一定在天堂當小天使,沒有病痛了…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