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31

1993年的夏天,喬丹第一次宣布退役。此時NBA聯盟陷入了“病急亂投醫”般的恐慌,聯盟馬不停蹄地尋找所謂的“喬丹接班人”,以挽救收視以及球迷們的信仰。而這個偉大的封號,一度加冕在兩位年輕的天才球員的身上,一位是安芬尼·哈達威,另一位則是格蘭特·希爾。可惜的是,縱使天賦超群,但最終都毀於了傷病和運氣。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格蘭特-希爾與安芬尼-哈達威

整體數據及榮譽


希爾:出場1026場,場均33.9分鐘,得到16.7分6.0籃板4.1助攻1.22抄截0.56阻攻,命中率為48.3%,三分命中率31.4%(場均僅0.2記),罰球命中率76.9%; 1次最佳一陣,4次最佳二陣,7次全明星;

哈達威:出場704場,場均33.7分鐘,得到15.2分4.5籃板5.0助攻1.6抄截0.44阻攻,命中率為45.8%,三分命中率31.6%(場均僅0.7記),罰球命中率77.4%; 2次最佳一陣,1次最佳三陣,4次全明星。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與便士數據比較

便士和希爾分別是93年、94年的探花秀,職業生涯分別開始於魔術和活塞,作為前後腳踏進聯盟的“喬丹接班人”,這兩人在球風方面其實都不太像喬丹,但他們用天賦告訴了人們,什麼叫做實力!不過在同一個稱號下,便士和希爾實在有太多的相似之處了:分別效力於魔術和活塞6年,同樣遭遇嚴重傷病,巔峰短暫,甚至可能還沒來得及完全兌現天賦,就如流星般隕落;而後來巧的是,在便士前腳剛離開,希爾就”尾隨”便士先後效力魔術和太陽,但卻也完美錯過,從未做過隊友。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常規賽數據一覽

便士有著201cm的身高,但是個純粹的組織後衛,有著魔術師的影子;而希爾標準的203cm的小前鋒身高,是那些年全能型鋒線的代表人物;這兩人生涯數據高,而生涯的中後期確實大大拉低了他們的數據;但相比較而言,希爾是戰鬥力更持久的那個,職業生涯18年,除了最後一個賽季,其餘賽季場均得分全部上雙;而便士生涯14年,只有9個賽季場均得分上雙。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便士常規賽數據一覽

而在兩人相互交手中,便士15勝,希爾6勝,數據方面希爾更加佔優;在我看來,這就是便士最吸引人,也是最為可惜的一點,他還沒來得及盡情揮灑天賦,就被傷病拖入生涯下滑期了。而縱使多不如意,在那僅有的幾年巔峰,他們能分別獲得3次和5次最佳陣容,也足以看出他們的實力。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與便士交手記錄

論技術:靈動的優雅與儒雅的殺手

便士是那種非常少見的集靈動、暴力、老練、狡猾於一體的後衛,其爆發力強、彈速和橫移快;從技術上來說,便士的特點是左右手全能,球風靈動飄逸但打法古典,球感頂級,有著一點魔術師(吉諾比利)那種的想像力;背打技術紮實,背身技巧是史上組織後衛裡頂尖,魔術師級別的,不錯的身體素質以及多樣的進攻技術假動作後轉身/背打可以應對不同體型的對手;喜歡面框大幅度體前變向,第一步極快,且腳步紮實;中距離穩定,主要得分來源是近框小技巧和背身;也是一個優秀的組織者,球商高, 傳球、意識都是頂級,對出手和傳球的掌握火候上處於頂級;所有經歷過便士時代的都不會忘記那一剎那的驚艷,那種“任你風吹雨打,我自閑庭信步”的自信。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喬丹評價哈達威

而希爾呢,作為全能型前鋒,控球能力嫻熟,歷史上頂尖的變向和第一步,擅長攻守轉換中的奔襲,拉開巨大的步幅奔走,依然能保持平衡;將節奏、變速、變向、步幅、重心、傳球視野等完美結合;其招牌的持球突破,因其妖異的步幅、雙手的均衡運球和協調性,顯得那樣殘忍無情。希爾的移動和彈速都非常優秀、後場籃板嗅覺好、也有不錯的背身技巧,其無私聰明的球風也表現在他對各類時機的把握都十分恰當,其看似儒雅的外表下有著一顆殺手的本心。

 

便士與希爾身高相似,位置不同,但我覺得他們都是屬於那種少年老成的天才,其最大的相同點就是擁有超高的球商、與生俱來的對球場有著天然的自信與節奏控制、以及整個生涯都不出眾的三分投射。希爾基本不怎麼出手三分,場均只出手不到1.5次,生涯1026場只進了219個三分;而便士則稍微好一些,生涯704場進了503個三分球。同時在防守方面,由於力量不足,空中對抗一般,導致便士的防守只能算是中等水平;而希爾是處於被人低估的頂級防守者行列的,他35歲那年,太陽還用他去對位科比,你就能想像一下,年輕的他該有多麼優秀。

希爾的巔峰至少是六年,在新千年以後,他也是一個十分優秀的輪換球員,一直打到了40歲,證明著自己的能力;而便士呢?因為其職業生涯巔峰過短,曇花一現的三四年,就成了玻璃人,也再也沒能站起來所以我們無法也得知他的進化版會有多強!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

論巔峰:希望與滅亡

在1997年大傷之前的兩年間,便士一度是當時全NBA第一後衛(喬丹第一次退役),然後成為僅次於喬丹的當時第二後衛。1994-96這兩年,便士是聯盟一陣,場均21分4籃板7助攻,命中率是51%,真實命中率是60%開外,他的三分球不多,也不太硬蹭罰球。這麼高的效率,是靠技巧與頭腦。曾經被當做“21世紀的後衛”看待。又高又快、技術全面、能攻能傳;然而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後衛卻從來沒有高大化過。或者可以這樣講:之後的高大後衛打得都不如安芬尼哈達威職業初期那般成功,而到頭來最火爆的幾個後衛沒一個是高的。

而希爾的巔峰則是在94-00年,在這期間是NBA的頂級的全能小前鋒,連續七屆全明星首發,實力毋庸置疑。切入既無人可當,又擁有令萊特納津津樂道的傳球視野,以及杜克式的無私,希爾在新秀賽季就成為了聯盟屈指可數的全面球員之一。令人無可指摘的球風、完美的背景和容顏、飛翔的身影,這些對於已對喬丹式風格中毒的人們而言,太具有殺傷力了。1995年,22歲的希爾成為全明星首發,並且是當年的票王,被萬眾推上舞台的他顯示了他的謙謹斯文。而“邁克爾·喬丹的接班人”,這個稱呼也第一次出現,似乎正要迎來帝王的交接禮。

但他們的巔峰都過於短暫,就拿他們大傷之前的數據做一下分析,便士:93-97年,希爾:94-00年。


便士:場均37.2分鐘得到19.8分4.65籃板6.6助攻1.9抄截,命中率為48.5%,罰球命中率77.5%

希爾:場均38.9分鐘得到21.5分7.76籃板6.2助攻1.6抄截,命中率為47.6%,罰球命中率74.7%

 

巔峰數據方面,希爾在得分、籃板方面更優秀一些,但便士也不遑多讓,在最巔峰的94-96年,命中率均過五成,這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數據,而希爾勝在穩定,這六年間命中率均在45%以上;在助攻方面,都十分優秀,不過便士要更強一些。在生涯最高常規數據上,兩人也都相差無幾,基本上都是在此期間完成的。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生涯高階數據一覽

在高階數據方面,分別對比兩人生涯和巔峰期數據:


職業生涯

便士:使用率22.1%,WS值6.19,PER值17.4;希爾:使用率23.7%,WS值99.9,PER值19

巔峰期

便士:使用率24.2%,平均WS值為10,PER值21;希爾:使用率27.75%,平均WS值9.98,PER值22.5


可以看出,希爾在活塞有著更多的使用率,球隊更需要他來承擔更多的進攻任務,其PER值相比便士也更高,而他也做的非常好,全面領導者球隊前進。而在魔術,因為有奧尼爾這個得分王的存在,便士的得分任務也更輕一些,當然了,他的得分能力也絕不能被忽視,其在組織串聯球隊方面是頂級的,而且相比幼年鯊魚,便士的那種不符合其年齡的老練也更像一個領袖。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便士生涯高階數據一覽

作為90年代裡唯一在季后賽中擊敗過喬丹公牛的人物,便士的天賦、靈氣、潛力之大,比另一個大家熟知的魔術一號更甚。他和奧尼爾95年淘汰復出的喬丹殺入總決賽,賽季場均21分7助攻4板,出色的背身技術,穩定的中距離和半截籃加上一手神鬼莫測的傳球,當時人們把他比作喬丹和魔術師的結合體一點兒都沒問題。而當年魔術狠心放走奧尼爾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在便士身上看到了未來聯盟希望的影子。

從高中到大學時代,希爾的口碑就已經無可挑剔,外加上無私儒雅又殘暴凌厲的球風,十分吸粉。而希爾當年也是聯盟的寵兒,在他的新秀年,球迷就讓這一位“喬丹傳人”成為了全明星賽的票王,這種現象按道理是難以發生的。雖然活塞的戰績談不上多好,但是他和年輕的阿蘭·休斯頓、特里·米爾斯以及黃昏期的喬·杜馬斯所組成的「控球前鋒+射手群」的建隊模式,甚有開先河之風。巔峰的希爾曾經有著聯盟最快的第一步,而且是鮮有地能夠換手、跨下運球而速度絲毫不減的球員,1998年在全國直播中,體前一步變向單吃皮蓬的鏡頭,也成為了希爾的經典畫面。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希爾

論傷病:沒有人知道他們本可以有多好

奧蘭多,一個小球市,毀掉了一對傳奇搭檔,成就了後來的OK組合。原因很簡單,魔術管理層不願給將要如日中天的奧尼爾一份他想要的合同。.於是,96年奧運會,夢二成了他們兩人最後一次搭檔。.事實證明,他們兩人如果不解體,魔術將會是接下來一直到21世紀最好的組合。.沙克走了,單獨支撐魔術的哈達威再也沒有獲得過一個得力的隊友,便士努力讓球隊變得更好,場場貢獻著所有。

然而,天妒英才,傷病終於讓他失去了光芒。96年,便士受傷,膝蓋位置,最初是軟骨損傷,可為了球隊戰績,便士傷未癒,又被管理層要求帶傷出戰。最後沒過幾場,他再一次受傷。那個賽季好不容易進了季後賽,便士帶傷出戰背靠背拿下40+,然後接受了左膝大手術,這一年他不過26歲。數次的膝蓋手術,復出後的便士便再也不是從前那個級別了,慢慢地,傷病耗盡了他的職業生涯。更可惜的是,他每一次的受傷,都是因為球隊的需要不等完全康復就強行複出;在魔術這樣,太陽也這樣,嘔心瀝血,舊傷不斷復發,最終這位最佳一陣、全明星首發、上帝接班人,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只有說起麥迪,才想到,還有一個魔術一號,多讓人感傷。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兩位活塞1號:便士與麥迪

可在那個年代,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球員,沒有哪個碰上好運氣!

2000年的季後賽,此前連續三年倒在了季後賽第一輪的活塞苦戰東區強敵熱火。在季后賽開始之前,希爾的左腳腳踝就已經微骨折了,在球隊的隱瞞與要求下,以為自己只是“骨頭挫傷”的希爾還是拖著一條腿回到球場上,想要寫下屬於自己的歷史,而正是這個決定改變了他的命運。盼望盡快重返巔峰的活塞隊先對希爾進行了大量的藥物治療,讓希爾暫時忘記痛苦,而不顧希爾的整個球員生涯。在被熱火淘汰後一個月後,希爾連雙腳站起來的能力都沒有了。

在“誤診”事件攤牌過後,球員、球隊雙方對彼此都沒有挽留的意思。彼時,在魔術隊的重金與真誠之下,尚處休養期的希爾決定”相信過程”,奔赴奧蘭多聯手麥迪,也讓球迷無限遐想。然而,在命運的安排之下,所謂的過程,只不過是將一顆又一顆鋼釘打入希爾的腳踝。2001年到2005年,陷入復出受傷死循環的希爾進行了五次腳部手術。2003年,第五場手術引發了葡萄球菌感染,希爾一度高燒到40度,險些命喪九泉。格蘭特-希爾是活下來了,可是“喬丹接班人”卻已經死了。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魔術時期的希爾與麥迪

31歲到32歲的一整年,希爾都在病床度過,沒有再碰過籃球。直到2004-2005賽季,希爾迎來了短暫的健康,出戰了64場比賽,交出場均19.7分+4.7+3.3籃板的成績。當初動輒在對方中鋒頭上扣籃的喬丹接班人,已變成靠頭腦打球的老將。球迷也明顯地不捨得這位他們曾經熱愛的喬丹接班人,於是再次送希爾入選全明星首發,以示尊敬。而這也是希爾,最後一次出現在全明星賽場。而後來的幾年,他也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成為一片完美的綠葉。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便士哈達威

論見解:抗爭傷病,抗爭命運

便士的巔峰期太短,短到人們都忘了他長什麼樣,雖然他沒有能夠在魔術創造出一個王朝,但是依然不妨礙他靈動的身影留在NBA的歷史長河中,而那一抹藍色的記憶也永遠住在每一個愛他的球迷心中。也許我們還可以見到下一個喬丹、下一個柯瑞,但是下一個如便士這樣步伐之輕盈、近筐手感之妖異的靈動高大控衛,還能見到嗎?

格蘭特-希爾的前一半猶如童話般美妙純淨,後一半則殘酷、艱辛,充斥了血汗與痛楚。童話並不美妙,而後面連接著悲劇。曾經他是一枚致所有人死命的釘子,而在許多年裡,他被命運釘在十字架上,幾度距離死亡如斯之近,卻又總能夠奮力逃離。許多次他似乎已經瀕於絕境,但當你回過頭來,總能夠看到他還在奔跑。只是NBA名人堂的榮譽,怎麼夠表彰格蘭特-希爾那一份幾度奮力逃離命運的抗爭精神呢?

見解:兩位被稱作“喬丹接班人”的希爾與便士,殊途卻同歸的隕落

便士與希爾

總結

便士與希爾這兩位喬丹接班人,均因為傷病沒能完全兌現天賦,令人惋惜!但相較而言,誰更可惜呢?即使頻繁的傷病,希爾還是繼續堅持在場上打球,即便39歲了,還是球隊的第二組織者;而便士呢?早早的隕落讓人們不知道他本可以擁有怎樣的未​​來。個人認為,從場上已知的表現來看,希爾更好;從無限可能性來看,便士則是更突出的那個。只不過,這樣的比較似乎也沒有了意義,在我們的心中,他們永遠都是最獨特的那類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