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口中的卡特!真的半人半神!

36
再次介紹一下文斯·卡特:速度飛快,得分機器,球場上的惡魔,經常貢獻驚世駭俗的球場表現。

帕特·沙利文,北卡大學助理教練:他所做的一切都令人難以置信,甚至對於那些跟他並肩作戰的隊友們來說也是如此。

斯科特·威廉姆斯,後衛:我經常聽到人們對於他們聽說的一些事情抱有美妙的幻想,但事實上可能不總是這樣子。

安托萬·賈米森,前鋒,卡特室友:教練經常讓我去協防包夾他,我也的確這麼做了,但是卡特依然可以突破防守並且完成扣籃,就像他一個人代表了一支球隊一樣。

馬克塔·恩迪亞耶,前鋒:每年夏天我們都會一起去健身房,參加季前賽的訓練。所有人都會去參加訓練,除了卡特,我們永遠都找不到他的踪影。他要么在房間裡吹薩克斯管,要么就是在高爾夫球場上。當我們對他不參加訓練有不滿時,或者開始冷落他時,他會主動跟我們搭訕,然後毀掉整個搭訕,再在訓練時輕鬆砍下40分,然後再離開球場,他就是這樣子支配我們的。

科莉·布朗,球隊經理,卡特的童年朋友:卡特每次在球場上完成扣籃後,都會對著替補席吶喊,每當他要吶喊前,賈米森都會對我說,他要來了,然後卡特就對著替補席開始吶喊了,而替補席上的隊友們也都會給予回應。

恩迪亞耶:他更像是一個在不停玩耍的小孩子,無論是在上課,去參加聚會還是在球場上比賽。

賈米森:我的職業生涯中有過非常多的隊友,但卡特應該是我合作過最出色的隊友了。

戴夫·漢納斯,球隊助理教練:在我們還不知道“GOAT”的真正含義時,我們已經稱呼卡特為“GOAT”了。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恩迪亞耶:他和喬丹有許多相似的地方。

史蒂夫·科施納,運動員管理主任:卡特一直被看做是下一個邁克爾·喬丹。

布朗:有一次喬丹來到北卡的球館訓練,所有人都站在一邊,不敢靠近他,而我站在能聽到史密斯教練和喬丹談話的地方,聽到史密斯教練在誇獎卡特,說他非常棒,可以做他自己之前從未見到過的事情。喬丹反問道,他能夠投三分嗎?所以當球員們開始熱身時,喬丹站在場邊,史密斯教練指揮卡特:“卡特,來一個三分。”卡特站在三分線外,接到傳球後三分出手,球打鐵而出,沒有投進,喬丹和史密斯教練握了握手。投籃進不進是一回事,但卡特敢於展現自己,畢竟當喬丹來到球場時,他看到卡特正在熱身中扣籃。

賈米森:我看過很多喬丹的比賽,但是對我來說,我還是認為卡特更出色一點。我見證過喬丹的罰球線起跳灌籃,但是我看過卡特在罰球線後起跳扣籃。

漢曼納:當卡特大學一年級結束後,我和菲爾·福特對他進行單獨訓練時,我們相視一笑,好像再說:天吶,這就是邁克爾·喬丹。

菲爾·福特,助理教練:我非常努力地挖掘他來到北卡大學,在他高中的最後一年時,他當時在佛羅里達,是球隊主要得分手。當時我們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去到卡特高中的球館看他們球隊的訓練。

賈米森:我在高中就認識了他,在佛羅里達,他是球隊的主要得分手,他可以得分,也有著很強的運動能力。

漢曼納:菲爾會用他手機給我發卡特訓練的照片,他幾乎可以完成所有的事情。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奧庫拉加,前鋒,卡特的室友:他就是球隊的當家球星。

福特:說到籃球,其實我一點也不擅長,但他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合適的球隊領導者。

賈米森:卡特在場上並不是虛張聲勢,而是徹底地摧毀對手。

布拉德·弗雷德里克,前鋒:卡特還是一個音樂天才。

賈米森:他曾經差點把我搞瘋掉,因為他會用那種震耳欲聾的音樂做起床鬧鈴。

恩迪亞耶:卡特擅長各種樂器,包括長笛,薩克斯管,等等。他手上總是拿著各種樂器,在訓練前,在訓練結束回到家後。

威廉姆斯: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在公交車上,當時放著一首剛出的新歌,他和沙蒙德·威廉姆斯還有其他幾個人居然可以一字不差地唱著,跳著。

威廉姆斯:古德里奇教練和史密斯教練經常會組織公開訓練營供所有支持者觀摩。有一次一個隊友在訓練中將球傳到側翼,然後卡特殺出將球搶斷。因此對於我來說,作為一名優秀的組織後衛,我首先必須要穩固自己的防守,其次我要加強個人進攻。

恩迪亞耶:我很聰明,每次當他向我衝過來時,我就會躲開,我會說,讓他過去吧,反正我也擋不住他。

威廉姆斯:我在計時,大家排好隊,我在最後一秒鐘站到了他前面,然後我閉上眼睛保護自己,因為我知道我馬上要被打了。因為我選對了時間,所以卡特沒辦法躲過去,所以我閉上眼睛,轉頭,等待著卡特的“報復”。在最後一秒,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梳理我的頭髮。

威廉姆斯:每當我防守卡特,他都會輕鬆地突破,並且從我身上完成隔扣,讓我很想剪短他的腿。

弗雷德里克:只有砍斷他的腿,才能擋住他。

奧庫拉加:每年他都會表演個幾次。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威廉姆斯:我轉頭看了看福特教練,他正在籃下當裁判,他看著我說,不用擔心,他不是普通人,他就是這樣子的。

邁克爾·布魯克,後衛/前鋒:那就像是卡特在奧運會上隔扣弗雷德里克·魏斯的畫面一樣,相同的位置,相似的結果。

弗雷德里克:當你看到他在奧運會上這麼做時,我立馬想到了之前的那個畫面,而很顯然,奧運會上那樣做更加讓人印象深刻,畢竟斯科特只有6英尺高,而弗雷德里克·魏斯有7英尺高。

威廉姆斯:在當時,他的扣籃讓比賽來到了真正的高潮。我的想法是,只有我親眼看到卡特的表現,我才會相信這一切。我記得我抬頭望向看台時,看台上的觀眾們都陷入了瘋狂。

恩迪亞耶:你知道派對的故事嗎?

賈米森:在大學時期,我們從沒有喝過酒,也沒有吸過毒,但我們會一起去酒吧。卡特總是會去到舞台中間,穿著背心熱舞,他喜歡受到別人的關注。

奧庫拉加:我們甚至還沒有進到舞池,他就已經開始跳舞了。

賈米森:每次來到酒吧,他都等不及開始跳舞了。每當我問他要做什麼時,他總說,我去中間跳舞。我們都坐在旁邊,然後他就開始跳舞了。

奧庫拉加:我們一進去,他就會把T卹脫掉,才不到三分鐘。

恩迪亞耶:他總是把T卹脫掉,然後他一整晚都是汗流浹背的狀態。

賈米森:他總是會把T卹脫掉,然後穿著一件汗衫,但是汗衫早就被汗水浸透了。

奧庫拉加:他就像是在球場上訓練一樣全身濕透了,但是他不會選擇離開舞池,而且也不需要喝水。

賈米森:如果我們不小心走散了,卡特永遠是最容易找到的那個人,只要我們去到舞池中央,他一定會在那裡。

奧庫拉加:對於DJ來說,卡特就像是惡夢。因為他一直都在那跳著,如果DJ想要走了,卡特會一直說,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賈米森:我記得有一次他受傷了,然後我們問他要不要一起出去,他說好的,一起出去。他在那一瘸一拐的,但是他堅持要出去。當音樂一響起來,我甚至認為他受傷的是屁股,因為他坐在那一直動來動去,好像沒有受傷一樣。當我們回到訓練時,我會向教練打小報告,但我知道他只是熱愛音樂。

賈米森:印象最深刻的一球,甚至都不是刻意而為之。

布朗:那時主場對陣杜克大學的比賽,艾德·科塔把球向籃板方向傳了過去。

奧庫拉加:艾德說,那是他見過最棒的扣籃。

弗雷德里克:在1998年,不知道為何,在聖誕節後我們剛好有一場比賽,不是在亞特蘭大,是在佐治亞州的比賽,我們在25號或是26號的晚上,然後去到了佐治亞州立大學。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艾德·科塔把球扔到籃板方向,然後內線的卡特高高躍起,將球送進了籃筐,那是我見過最棒的扣籃。

威廉姆斯:艾德拿著球,當他來到罰球線時,他把球往籃板方向拋了過去,我以為艾德只是被對方的控衛所激怒了,所以發洩自己的情緒。

賈米森:我當時就在那,我看著艾德,我在想他到底在幹什麼?他扔的那麼用力,我知道我肯定接不到那個球。

沙利文:我和艾德·科塔的關係很好。但你知道嘛?你傳的越爛,越容易激發更出色的表現。

漢曼納:艾德·科塔的傳球水平很出色,但那是我看過最糟糕的傳球,然後卡特接到了球並且完成了扣籃。我想,天吶這球看起來真的太容易了。直到第二年,我和菲爾都認為那個球很簡單。知道卡特和賈米森離開球隊後,科塔也用同樣的傳球方式把球給到布蘭登·海伍德或者其他隊友,球會越過他們的頭頂並且飛的很遠,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球只有卡特可以接得住。

弗雷德里克:在訓練中我們經常談論起那個球:你傳的越差,卡特能做的越好。

威廉姆斯:我都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當艾德把球扔出去的時候,卡特甚至都不在鏡頭內。

布朗:卡特大步往前跑,雙手接住球,然後在罰球線外起跳,把球扣進了籃筐。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賈米森:如果你仔細看的話,卡特幾乎就是在罰球線外起跳。當他接到球以後,我甚至都不在乎他是否能夠扣進。

福特:球飛的太高了,蹦到了三分線外,然後沙蒙德接到球以後完成了一記三分。

布朗:那是我聽過史密斯教練喊過最大聲的一次。

布魯克:除了卡特,整個球館都躁動了。那可能是史上最偉大的扣籃之一。

科塔對《華盛頓郵報》說:我依然還在生卡特的氣,因為他沒有把球扣進,但是如果有下一次,我認為他可以做到。

威廉姆斯:即便再讓他做9次,他都可以完成那記扣籃。

賈米森:你之前肯定從未見過,但是卡特真的是太令人讚嘆了,無論是在扣籃大賽的表演,還是對於扣籃技巧的改進,這都是我最喜歡的扣籃,即便這球最終沒有扣進。

賈米森:他在北卡的時候,一直出去外面吃飯,因為那家餐館有他喜歡的帶有雞肉汁的奶酪餅乾。

奧庫拉加:我們都跟他一起去,下午去的時候我們就覺得味道一般。但是到了晚上,當訓練結束累了一天后,那個東西吃起來就很美味。

賈米森:在大學一年級過後,我就會覺得,我沒辦法忍受這個味道了。當我們來到三年級以後,我們搬進了同一棟公寓樓,但是他每天晚上依然在外面吃,他還是堅持吃餅乾、通心粉和奶酪。

奧庫拉加:那家店的三明治都不是常規大小,他差不多是正常的四倍大,而且非常厚,並且很油膩。

賈米森:至少每晚一次,有時候甚至一天要去兩次,在他睡覺前,那是他最愛吃的一頓飯。甚至有時候他已經吃過晚飯了,他可能說自己要休息了,然後到凌晨兩點的時候突然問我餓了嗎?要不要去吃點什麼?他每天晚上都這樣,直到我們畢業。

奧庫拉加:他當然有資格這樣子吃。

賈米森:我記得訓練結束後,我們會一起吃東西。一說到吃,卡特就能夠在餐館坐上幾個小時,一盤接一盤地吃。我沒有和卡特坐在一起吃過,因為他很少有一個小時內能吃完的時候,他是我見過胃口最好的球員之一,而且我還和奧尼爾做過隊友。

威廉姆斯:我看過的最精彩的比賽視頻是卡特在高中的精彩集錦。

“一個邁克爾·喬丹式的人物”—口述卡特的北卡往事

奧庫拉加:有一天我剛走進宿舍,卡特就說要給我看點東西。我在想他會給我看什麼,然後他就給我看他高中的精彩集錦,看完之後,我真的覺得難以置信。

威廉姆斯:如果他的集錦被做成磁帶,我一定會花錢去買一盤。

奧庫拉加:當我剛從歐洲來到北卡時,他們都告訴我說我的運動能力很強,我也覺得自己的運動能力很出色。但是在第一次訓練中,以及在宿舍看到那個集錦後,我就在想,卡特的運動能力比我出色多了。

科斯科納:每當有電視台來拍攝我們的訓練時,他們會被安排在224區的環形座位上。這樣子安排的原因是,史密斯教練總是會背對那個區域,他知道怎麼站才能夠擋住他們。

我記得過去兩年,在一場由史密斯教練帶隊的比賽中,他根本不想讓電視觀眾們看到,所以比利·帕克在我的座位上給我留了張紙條,上面寫著: “很抱歉我昨晚錯過了你,因為迪安不讓我們來看訓練。”我和他談了很久,他說:“我知道為什麼不讓迪安來看訓練,因為每次卡特開始瘋狂扣籃時,電視端的觀眾就會抓狂,這讓史密斯教練感覺很煩。”有時候,史密斯教練就是不讓電視台的人來觀摩訓練,因為在卡特生涯早期,他經常在訓練中做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扣籃。

奧庫拉加:所有人都對卡特的扣籃感到好奇,甚至害怕他受傷。但我們都清楚,卡特的那些扣籃都是安全的,都是他力所能及的。

布魯克:卡特隔扣鄧肯的扣籃真的太令人驚艷了。他突破到禁區,雙手持球,在鄧肯身上完成了一記2+1。

奧庫拉加:當我們在防守中跑位時,塞爾吉·茲維克準備上籃,這個時候卡特殺了出來,完成了一記雙手釘板大帽。隨後他拿住球,轉身進行快攻。在快攻反擊時,我一直在想,雖然我知道他能夠完成封蓋,但是我不清楚他會怎麼蓋掉他。然後茲維克回防到位後,卡特瘋狂隔扣茲維克。

恩迪亞耶:我們在和馬里蘭隊比賽時,卡特分心了,他要盯防的人從他身邊切入,卡特沒有跟防,然後我去補防,隨後他隔扣了我,然後史密斯教練對我大吼大叫。我在場上追著卡特,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在那笑。我追著他說,你剛才陷害了我,教練也不得不叫了暫停,為了讓我們可以冷靜下來。但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卡特對他完成了隔扣,隨後轉過身看著我,好像在說,看,我給你報仇了。

布朗:有一個校園聚會,我們正要離開,在學校圖書館的一側有一個磚柱,大概有15英尺高。這個時候有幾個人從遠處走過來,好像在說,看,那是卡特。我聽到了他們一直在低聲討論,但是其中一個人一直不相信他們看到的是卡特,然後他們就開始打賭。我對卡特說:“我打賭你能摸到那根磚柱。”那個人抬頭看了看說:“不可能,他有15英尺高,沒有人可以碰到。”很快,旁邊就聚集了很多人,好像在說卡特要去摸那根磚柱。那時的卡特穿著牛仔褲和天伯倫靴子。我對卡特說:“你能摸得到嗎?”他看了看,然後聳聳肩,好像在說,等著瞧吧,但他不是很自信。

隨後他起跳,並且雙手都摸了一下那個磚柱,所有人都震驚了。對於別人來說,15英尺真的非常高。但是對於卡特來說,他只穿著牛仔褲和靴子,並且沒有熱身,而且是雙手都摸到,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賈米森:任何你聽說過的扣籃,卡特都能做到。你可以碰到籃板頂部嗎?卡特可以。

福特:人們常說半神半卡特,他就是這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