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

6

爵士官方宣布,一代名帥斯隆,與世長辭。

他的人生軌跡彷彿離不開籃球——在公牛起步的職業生涯,爵士的23年執教,哪怕直到被確診為帕金森,依然會出現在爵士的場邊,注視著這支他曾經傾注了心血的球隊。

老帥斯隆,一路走好。

公牛退役的第一件球衣屬於他

如果你認為斯隆只是一名出色的教練,那你就錯了,其實他還是一名出色的球員。

他於1965年首輪第4順位被巴爾的摩子彈隊(華盛頓巫師的前身)選中,一年之後就轉會到芝加哥公牛隊。在公牛隊,斯隆展現出了他在防守端的鐵血精神,四次入選最佳防守一陣,併兩次入選全明星。

亞當·蕭華表示,“他頑強的比賽風格在早期塑造了那支芝加哥公牛隊”。雖然他因為傷病只在NBA效力了11年,但是哪怕到現在,他在得分、籃板、比賽數和出場時間依然排名公牛隊史前五,此外,他還是NBA唯一一個職業生涯中平均斬獲7籃板+2搶斷的人,除他沒有第二個人。

斯隆球衣在公牛退役

事實上,要不是傷病,斯隆的球員生涯可以走得更遠。他以鐵血防守著稱,可是他的得分能力在那個年代也是不枉多讓。他職業生涯場均可以砍下14分,在得分最高的1970-1971賽季,他更是可以拿下18.3分。公牛在他加盟後的前九個賽季八次進入季後賽,併兩次打進決賽。

在皮蓬對於老帥的悼念中,你能看出斯隆球員生涯的風格——“他是一名老派風格的球員,他是一個極其頑強的競爭對手。”

沒錯,他就是芝加哥公牛隊主席口中的一名“原始公牛”,1978年,他的球衣在公牛隊退役,這是公牛隊退役的第一件球衣。

爵士,教練生涯的圖騰

斯隆的教練生涯不是在爵士起步的,可是他卻在爵士隊做出了令人震驚的成就。

1985-1989年,他開始執教爵士,之後又接任了主帥一職。帶領球隊連續17個賽季打進季後賽,連續18個賽季例行賽勝率超過5成。當斯隆老帥在場邊揮斥方遒時,馬龍和斯托克頓賦予了他最值得記憶的歲月和最好的成績,96-97,97-98連續兩個賽季殺進總決賽,只是最終都敗給了喬丹的公牛。

在馬龍和斯托克頓時代之後,爵士隊連續三年未進季后賽,可是後來德隆和布澤爾的出現,讓斯隆的執教再次有了成績的反饋。2006年到2010年,他打造的隊伍,再度重返季后賽,並多年在此行列中。

直到2011年,在爵士待了23個年頭的老帥斯隆,選擇辭職。執教爵士23年間,他一共帶領這支隊伍贏下了1221場胜利,他擁有了很多關於年頭和勝場數的紀錄,可這不重要,事實上,多年的留守相伴,他早已成為爵士隊的標誌和圖騰之一。

老帥在爵士執教23年

一組數據足以看出他的偉大——在爵士執教的這麼多年間,NBA聯盟其他球隊一共進行了多達245次教練的更迭,而當他在爵士開始執教時,包括黃蜂、灰熊、暴龍、魔術和灰狼甚至都沒有轉隊……

他給團隊塑造的精神,從老公牛傳遞出來的鐵血,更讓人感嘆。

每個球員,每個時刻,都在場上拼盡全力。他賦予了球員們團隊的意識,更教會了他們應該堅持不懈不放棄,對於爵士隊,對於他執教23年來手下的每一個球員來說,這都是一筆無比寶貴的財富。

波波維奇這樣評價斯隆:“傑里用了很長時間去做同一件事,每個人都知道他要做些什麼,但人們仍然無法阻止他。”

德隆斯隆,往事已矣

2010-2011賽季,斯隆突然在賽季中退出了54場比賽,之後就宣告辭職,有傳言表示這是因為德隆和斯隆的衝突爭執導致。

斯隆卻說自己辭職是個人原因,“這麼多年自己的能量不多了,是時候要離開了。”

而在斯隆離開不久後,德隆也離開了爵士。

一代名帥和一代球星的磨合,並沒有達到之前和斯托克頓馬龍的那種默契和戰績,德隆對球隊不大舉改革不滿,而爵士老帥斯隆或許也不滿意德隆的態度,當鐵血的精神和團隊意識被個體球星的個性沖塌之後,這種合作也必將宣告破產。

在離開之後,斯隆還在開玩笑,“我要享受生活了,說不定哪一天我就不在人世了。”可命運就是如此,沒過幾年,斯隆就患上了帕金森,並於昨日與世長辭。

當斯隆去世,德隆也在第一時間發文悼念,其中隱約提出了兩人的爭執:“我知道當年在猶他我們之間的故事結局不盡人意,但我很高興能夠之前有機會與他坐下來冰釋前嫌。這件事情注定將在我餘生當中,一直在我的心頭。”

我們不知道兩人坐下來聊了什麼,但或許兩個當事人已經說開了。一個已經遠離了聯盟,一個已經進入暮年,還有什麼不能好好聊聊的呢。往事已矣,老帥已逝,但斯隆留給爵士和聯盟的財富,就像永不消失的電波,也會一代一代傳遞下去。

斯隆在爵士主場看球

最後說一個故事。2018年,爵士征戰季後賽,鏡頭掃過第一排,斯隆老帥坐得筆直看著這塊場地和球員們。當初76歲的老頭已經滿頭白髮,可他的表情裡還透露著堅毅與不屈,就像這幾年他和帕金森抗爭一樣,哪怕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可他的心裡,大多數空間和時間都裝著籃球。

他沒有被帕金森打敗。就像《老人與海》那句話說得一樣——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老帥斯隆,一直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