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丹之後,再無上帝。

15

比賽還剩下最後8秒,喬丹持球面對著拉塞爾的防守。喧鬧了一整場的能源中心球館反倒是在這一刻安靜了下來,喬丹向右突破然後突然地拉球撤步,只見拉塞爾失去重心倒在了地上。

獲得了投籃空間的喬丹順勢拔起跳投,籃球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線,然後掉入了籃筐。飛人保持著投籃出手的姿勢,宛若一尊優美的雕像。那一刻,世間彷彿被靜止了一般。喬丹用這樣一種完美的方式,讓自己的《最後一舞》有了最華麗的謝幕。

即便在1986年,伯德便曾經把喬丹比作是上帝的化身。可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完成了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後一次昇華。1998年喬丹的世紀一投,被很多人稱之為體育史上最美妙的一個瞬間。與此同時,這更是喬丹的封神之作。

最強大的挑戰者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所有人都知道公牛隊在1998年最後一次奪冠當中經歷了很多艱辛,但最大的挑戰還是在那一年的總決賽當中。

與一年之前一樣,公牛隊又一次遇到了老對手爵士。馬龍與斯塔克頓,猶他雙煞是爵士隊的核心。在那個賽季當中,他們都打出了各自職業生涯裡面最出色的表現。

即便在MVP的評選裡面,馬龍最終輸給了喬丹。但看起來,例行賽取得62勝20負,在季後賽保持主場全勝、連續淘汰火箭、馬刺、湖人三隊的爵士,才是全聯盟實力最強大的那支隊伍。

在常規賽兩隊的兩回合交鋒當中,公牛隊也都是遭遇了失敗。而在總決賽里面,公牛隊第二次沒有手握主場優勢。喬丹的家人們回憶,他們在當時甚至沒有前往鹽湖城觀戰。“我母親我讓我們去,她覺得這個地方可能不會對我們太友好”馬庫斯·喬丹說道。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喬丹的女兒在回憶1998年總決賽的時候更是表示,對於場上的比賽,他已經不記得什麼。只記得鹽湖城當地的觀眾真的非常吵,在比賽的過程當中會一直尖叫個不停。

即便喬丹的家人們沒有到鹽湖城現場觀戰,但在總決賽首場比賽的較量當中,喬丹和公牛隊還是體味了一把爵士魔鬼主場的威力。

這一次,爵士隊沒在讓公牛隊在總決賽先拔頭籌,他們歷經加時以88比85擊敗了公牛,儘管喬丹和皮蓬合計拿下了54分,可爵士隊的整體表現無疑要更出色。

甚至,喬丹都再後來承認,球隊在當時有些身心俱疲。不過好在,他們還是在第一戰結束之後及時調整了自己的狀態。

轉機與危機一起出現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我知道這是我們的最後一舞,所以要激發能量,打好比賽。儘管我們有些疲憊,但球隊始終專注於眼前的現實目標。”喬丹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道。

即便是輸掉了系列賽的第一戰,但公牛隊的信心並沒有崩盤。這是一支經歷過五次總決賽洗禮的球隊,他們的內心無比堅定。於是在接下來的第二戰,公牛隊立刻還以顏色,帶著1比1的總比分回到了芝加哥。再接著第三戰,公牛隊更是打出了足以載入史冊的一場比賽。

在那場比賽結束之後,爵士隊的主教練斯隆不可思議的看著技術統計表。“難道,這真的是全場統計嗎,這真的是總決賽嗎?”如此情況之下,他也只能發出這樣無奈的自嘲。系列賽的第三戰,爵士隊全場比賽只有54分入賬,而公牛隊的得分則是96分。直到現在,54分的得分依舊是24秒計時時代以來一支球隊的季後賽單場最低分。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可就在公牛球員為系列賽第三戰的大勝而慶祝的時候,一則壞消息又出現了。丹尼斯·羅德曼無故缺席了球隊的訓練,在總決賽期間失了踪。原來,他是乘專機去參加WCW的摔跤比賽。“我覺得教練知道,我會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到了球場上,我依舊還是會保持專注。”羅德曼這樣說道。

與大蟲合作這麼多年,禪師其實早已經摸清楚了羅德曼的脾氣。因此在他回到公牛隊之後,禪師和喬丹都沒有多說什麼。二人都等待著羅德曼能夠在場上用自己的表現來彌補自己的過失,於是在系列賽的第四戰,羅德曼抓下了14個籃板球,並且讓馬龍在場上打得格外難受。此役過後,公牛隊已經取得了3比1的領先,總冠軍近在眼前。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系列賽的第五戰是在芝加哥公牛的主場進行,這支球隊、這座城市都已經做好準備去慶賀自己的第六個總冠軍。可就在1993、1996年曾經發生過的那樣,公牛隊又一次沒能在第一個賽點戰便取得勝利。爵士隊孤注一擲贏下了第五戰,將總比分扳成了2比3。更糟糕的是,皮蓬的背部又出現了問題,公牛隊就這樣再度陷入到了危機之中。

公牛能相信的只有喬丹

系列賽第六戰開始之前,皮蓬躺在理療床上接受著治療。更衣室的電視機當中播放著皮蓬背傷復發的新聞,禪師走上去關掉了電視,他不希望自己的隊員被場外的聲音所干擾。

可就在比賽開始之後的第一個回合,皮蓬完成了一次扣籃,但一陣劇痛也從他的背部傳來。“在我扣籃的時候,我的腰部再受重創,當時我想的是我完蛋了。”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皮蓬堅持了幾分鐘之後便走下了球場,回到更衣室內接受治療。過去的這麼多年內,皮蓬一直都是他身邊最信賴的搭檔。可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皮蓬卻因為傷病不能出戰。鹽湖城的魔鬼主場,猶他雙煞的輪番追擊,壓力成噸的向喬丹襲來。

爵士隊在防守喬丹的時候動作非常凶悍,希望能夠消耗喬丹的精力。而在公牛隊的更衣室裡面,皮蓬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治療,渴望能夠重新回到場上。在下半場開始之後,皮蓬重新成為了先發。但是,公牛33號在場上只能擔任一個誘餌的作用,其他壓力都在喬丹的身上。

“皮蓬只能跟著球隊來回跑跑,所以我包攬了所有的出手。”喬丹說道,“我使出了所有的能量,我的油箱其實也已經所剩無幾了。”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在比賽第四節開始的時候,喬丹已經拿下了29分,出場時間達到了34分鐘。可接下來的12分鐘,公牛隊還必須靠他繼續帶領著球隊前進。喬丹的體能出現了問題,導致他的投籃總是磕在籃筐前沿。於是,飛人開始衝擊籃筐。在第四節的絕大多數時間裡面,你總能看到他一次次站上罰球線。

可即便是如此,爵士隊依舊在比賽還剩下41秒鐘的時候取得了3分的領先。接下來,便是籃球歷史上最偉大的幾十秒鐘。已經不再年輕的邁克爾·喬丹,又一次站了出來統治了一切。

他先是接皮蓬的傳球,完成了一次上籃。接著,喬丹又完成了一次對於馬龍的搶斷。“他們之前已經打了很多次那個戰術了,羅德曼一直在和馬龍纏鬥,他忘記了我會出現在場地的弱側。”搶斷成功之後,喬丹把命運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他肯定會投這個球,他肯定不會再傳出來。”羅德曼在回想起那個瞬間的時候這樣說道。

喬丹之後再無上帝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我環視了一圈場地,感覺自己可以找機會跳投,或是完成突破上籃。關鍵在於正確的時間,發動進攻的正確時機。”喬丹說道。在比賽還剩下8秒鐘的時候,喬丹發動了這次進攻。他晃開了拉塞爾出手跳投,籃球穩穩的落入籃筐。喬丹像雕塑一樣站在禁區內,手指朝向籃筐的方向。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即便後來有不少人質疑喬丹這球存在進攻犯規的嫌疑,可這絲毫不能改變喬丹這一投的偉大意義。那一刻,喬丹的職業生涯再度得到了昇華。看起來,他就像是上帝在籃球世界的化身。或者說,喬丹就是籃球的上帝。

隨著斯塔克頓三分未果,公牛隊贏下了這場偉大的決戰。喬丹高高躍起,伸出了六根手指,來慶祝著自己的第六個冠軍,第二個三連冠的征程。在這個夜晚,他拿下了公牛隊全部87分當中的45分。更重要的是,喬丹率領著他的球隊又一次登上了世界之巔。

這是紀錄片《最後一舞》的最高潮部分,也是喬丹人生的頂點。甚至可以說,NBA歷史上沒有哪個時刻,比喬丹1998年率隊奪冠顯得更為壯麗。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此時此刻,回想起這位球員職業生涯前期的那些挫折遭遇。回想起稚嫩的他說出“我希望公牛隊在未來也能像湖人、76人、塞爾提克一樣,成為NBA歷史上被人們銘記的隊伍”不禁令人為之動容。一個來自北卡威明頓的孩子,憑藉著自己的天賦與努力,將一支球隊、一個聯盟、一種運動都帶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之上。

自1998年喬丹退役之後,這個聯盟湧現出了不少喬丹接班人。可實際上,沒有任何人能夠達到與喬丹匹敵的高度。他的偉大,早已經超越了正常的次元。在芝加哥聯合中心球館外喬丹的雕像上,“前無古人後來來者”是人們對於他的評價。但或許,喬丹配得上更多讚譽。時過境遷,這位籃球巨星早已經成為了一個特殊的符號,成為了一代人的記憶,更成為了神在籃球世界的化身。

「深度」世紀一投徹底令喬丹封神籃球世界他是唯一的上帝

1986年,伯德那句“是上帝假扮成了喬丹”,如今看來足以成為籃球世界最偉大的預言。或許在那個時候,大鳥已經看透了遙遠未來命運的真相。——

世紀一投,飛人封神。喬丹之後,再無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