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萬人口的小鎮,20年如何培育出25位NBA球星

12

在職業體育的發展史中有個普遍現象,同段時間、同一區域往往會湧現成群的人才。巴塞隆納的拉馬西亞和法國的克萊楓丹,同樣為兩支球隊締造了各自的黃金一代。

NBA亦是如此。2008年ESPN發表了一篇深度報導,將位於美國東部馬里蘭州的喬治王子郡(Prince George’s County)稱之為「新的籃球聖地」。進入21世紀以來,這裡已培養出25位球星,包括杜蘭特。

在這座人口總數86萬的城市,籃球已經成為年輕一代擺脫貧窮、毒品疾苦的良藥。美國時間5月15日,一部關於喬治王子郡的紀錄片《BASKETBALL COUNTY: In The Water》(後稱《In The Water》)將在SHOWTIME上映。

紀錄片由SHOWTIME和Thirty Five Ventures聯合出品,後者是杜蘭特與其經紀人持有的投資公司。

《In The Water》總時長51分鐘,將從喬治王子郡的城市和籃球發展歷史切入,其中包括籃球發明者奈史密斯、「黑人籃球之父」 埃德溫·亨德森的故事。紀錄片還講述了非裔美國人從華盛頓特區集體遷移至此後,通過重建公園和娛樂中心等舉措培育出屬於他們的黃金一代的故事。

不光是NBA球星,喬治王子郡走出來的WNBA球星及大學球星不計其數。這其中,為球迷所熟知的名字除了杜蘭特,還有奧拉迪波、比斯利、福爾茨以及名人堂球員阿德里安·丹特利。

《In The Water》紀錄片海報。

喬治王子郡接壤華盛頓特區,是馬里蘭州僅次於蒙哥馬利郡的第二大城市。從20世紀下半葉起,這座城市的黑人比例超過總人口的50%。杜蘭特無疑是喬治王子郡最成功的球星,他的家族在這裡的足跡可以追溯到四代之前。

杜蘭特的童年正值喬治王子郡較為混亂的階段。1985年至2006年間,發生在喬治王子郡的謀殺案占到了20%。1984年至2004年間,這裡的犯罪總人數增加了62.8%。不過從2009年起,喬治王子郡的犯罪率有所下降,過去10年的犯罪率連創新低。

或許正是家鄉的種種過往,讓杜蘭特在金州勇士效力時期萌生了製作《In The Water》想法。就像他在2019年離開勇士,進入籃球生涯的新篇章一樣,《In The Water》是杜蘭特在商業領域的一次嘗試。

值得一提的是,本賽季因傷病淡出人們視線的杜蘭特,逐漸在商業領域站穩了腳跟。在《福布斯》2019年年末發布的2020年度30歲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中,杜蘭特入選榜單並成為雜誌封面。他的Thirty Five Ventures在過去幾年進行了多種項目和領域的投資組合,涉及領域包括體育科技、媒體、慈善等。

內容產業是杜蘭特投資時非常重視的領域之一。作為美國體育媒體公司Overtime的投資人之一,杜蘭特在2019年還參與了公司總值23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同年年末,他作客了前隊友伊巴卡主持的飲食節目《How Hungry Are You》,觀看數量達到384萬人次。

在《In The Water》之前,耐克出品的紀錄片《Still KD》,以及由杜蘭特主持、Thirty Five Ventures出品的談話類節目《The Boardroom》,已經充分給予了杜蘭特發聲的機會。《In The Water》並非個人傳記,更像是由籃球延展的城市傳記。按照SHOWTIME體育總裁埃斯皮諾薩(Espinoza)的說法,《In The Water》要挖掘出喬治王子郡能夠成功的真正原因。

舉例而言,《In The Water》提到了兩個時代大背景:首先是1968年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遇刺在美國引發嚴重的種族騷亂,非洲裔美國人從首都遷至於此;其次是1980年代美國古柯鹼泛濫時期對社區的影響。

在杜蘭特的童年時代,他將室內體育館稱為「天堂」。他如今依然能回憶起當時社區里的暴力景象,而如果不是當地的集體運動,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會在哪裡。「我知道這一帶的社區擁有很多引人誤入歧途的東西,籃球引領我走向了正確的道路。」他對《華盛頓郵報》說。

埃斯皮諾薩表示,《In The Water》的一個重點是還原投資和建立社區所換來的長線回報,而並非一味批判和否定那個雜亂無序的時代。

此外,《In The Water》還將流放出一些少年時期杜蘭特、比斯利打球的珍貴影像,因此這也是一次讓球迷了解更立體的杜蘭特形象的機會。

《華盛頓郵報》透露,杜蘭特還正在跟蘋果洽談合作,將在疫情結束後出品一檔以杜蘭特童年時期為原型的節目。雖然杜蘭特在2016年成為自由球員時沒有選擇家鄉球隊華盛頓奇才,但他依然在用自己的方式回饋社會。

2018年年末,杜蘭特與喬治王子郡的公立學校共建了名為「College Track」的項目,他拿出了1000萬美元,幫扶像他這樣家境貧苦的孩子,重回人生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