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上不足比下也未必有餘?艾頓距離成為球隊重心還有多遠?

9

拯救狀元艾頓!進退兩難,被18屆雙子星甩開一大截的艾頓何以破局?

“一支狀元簽,一用二十年”。

如今埋頭於場邊戰術分析指導的馬刺名宿鄧肯,他身體力行地以助教之姿向我們展示了馬刺王朝“如何才能最大化擺爛收益成果”的秘訣,而縱觀太陽管理層上下近些年在這方面的決斷堪稱另一極端的反面教材。

其實也不難理解,太陽隊苦熬多年,在不斷試錯的過程中千錘百煉,總算盼出來一位像布克這樣的全明星級別球員,即便是以狀元簽摘下艾頓也只能採取軟重建循序漸進,所謂的“放開論”和“藍領論”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罷了。

橫向來看,18絕代雙驕東契奇與特雷楊一時間風頭無兩,在二人攜手躋身東西部全明星首發的光芒四溢下狀元郎卻似乎存在感全無;縱向來說,NBA向來不缺乏天賦之子及炒作趣聞,艾頓尚未收割足夠關注的同時錫安已經宣告強勢回歸,長江後浪前浪之更迭速度遠超想像。這邊艾頓身陷進退兩難之地未尋得破局之策,而那邊卻又禍不單行。

平心而論,本賽季太陽在先後完成管理層,教練組及陣容構造大清洗後煥然一新,鳳凰涅槃指日可待,其個中細枝末節有待優化,而艾頓正是球隊上下最需要主打磨礪的一環。

儘管艾頓在菜鳥季便可交出16.3分10.3籃板1.8助攻以及58.5%命中率的完美數據單,卻從未被納入最佳新秀討論範疇,此事一度令太陽球迷憤然不平。所幸休賽期引援得到傳球至上的控場高手盧比奧,鳳凰城日思夜想,終於盼來了一位足夠水準的控衛來解燃眉之急同時為新OK雙子星保駕護航。

然而這做餅師傅還未能一展廚藝,苦等已久的食客卻因禁藥事件被聯盟予以停賽。

無論內情如何,人們還是為好孩子“誤入歧途”捏了把汗,由此也直接打亂了太陽後續計劃。而貝恩斯轉型成效遠超預期,於是前場搭配問題則成了太陽亟待解決的新難題。

隨後傷病潮蔓延開來繼而成為球隊於爭八行列掉隊的最主要原因,環顧之下艾頓的個人成長貌似也並不樂觀,其攻防兩端仍多有指摘之處,更有甚者將其歸類為“數據無法呈現真實水平的刷子”。

被看好終結小球時代的潛力中鋒緣何被貼上“潔癖”標籤?

簡言之,艾頓的個人形象與技術打法截然不同且頗具迷惑性,他並非是如選秀前所宣傳描繪出有望終結小球時代的超級中鋒,倒是極具成為順應潮流現代型內線代言人的可塑性與潛質。

隨著出場時間的增加艾頓得以交出場均19+12的兩雙數據,球權出手數均穩步提升。但在23.7%的回合佔有率下僅能交出57.1%的真實命中率及9.7%的助攻率,本擁有在內線翻江倒海的靜態天賦卻是個打法綿柔缺乏侵略性的中投靚仔。

艾頓19-20賽季與18-19賽季基礎數據對比圖

首先是出手選擇方面,此時不難發現所謂數據迷惑性出現了:自進軍NBA以來艾頓於0-3英尺籃下區域出手佔比均保持在47.0%以上,艾頓以空接吃餅終結抑或是切入籃下,轉換攻框以及一定量的背身企圖強吃撐起了相當可觀的產量(其受限區內場均出手數8.0次與小薩博尼斯,卡佩拉近乎持平),類似“身體天賦異禀的狀元郎只會遠離禁區飄著打”的說法並不夠準確。

但相比於在內線刀口上過活,艾頓更喜好憑藉柔和手感支撐的中距離或是背身形成銜接的翻身後仰來打擊對手,如此正是多次被鏡頭抓捕下來的“進攻潔癖”的鐵證之一。

艾頓的非籃下(0-3英尺外)兩分球出手佔比由上賽季的51.7%不減反增至52.3%,本來以投射為賣點的他在三分線上仍毫無建樹。某些時候非但無法起到拉開空間的作用更因其慣於中距離消化球權而更易陷入對方防守陷阱包圍圈之內(不難發現他的肘區及高位擋拆後順下停球情況嚴重,二次處理球能力有限),因而陷入了過度依賴中距離卻無法以分球或高效襲筐形成良性閉環的尷尬局面。

至於籃下方面艾頓酌量加權卻未能維持效率(近框端命中率也由55.6%暴跌至44.9%)場上體現在倚靠住防守者後未能探清重心便倉促出手,上賽季那一手頗為亮眼的跳勾同樣未能延續下來。由於缺乏對抗意願及打法所限,艾頓每36分鐘僅能博得2.8次罰球,打法毫無侵略性可言(罰球率僅為16.8%)。

而10英尺外到三分線內的中遠距離出手比重則變動不大(依舊保持在29.0%以上),少量擋拆外彈接球投也僅局限於三分線以內(接球投場均3.1次出手命中1.4球),但空間需求迫切如太陽已等不及艾頓開發射程。

然後是進攻方式方面。作為被寄予厚望擔任太陽擎天柱的艾頓來說,其功用無非是擋拆作掩護牆以及背身近框懲戒。

艾頓場均有3.7次在做擋拆掩護人發動進攻(佔個人進攻的19.4%)時,每回合得分超過了聯盟63.3%的球員(由上賽季的1.12提升至1.16,擋拆後順下過早情況也有所改觀)。

如今他對於“拆”的把控更為嫻熟,但受限於體型相對單薄——掛不住人,因而仍有較大上升空間。此外坐擁場均4.3次的背身單打,PPP為0.81分也只超過聯盟25.5%的球員,幻想中艾頓化身籃下巨無霸的畫面似乎並不應景。

缺點與恩比德無異——即下肢力量欠缺,包括要位,背身生鑿均無法佔據到更為有利的位置連帶著個人即便擁有技術完成度尚可的腳步也難逃頻繁吃癟的命運。

因身負狀元之名過早地被推向鎂光燈萬眾期許之下,優點尚未展現完全,卻已將恩比德,唐斯當下兩大中鋒標杆的缺點一併囊括——其內線攻堅,低位造殺傷能力及遠射方面的準星,射程覆蓋都遠無法與二人相提並論。

狀元郎如何撞碎新秀牆?提升個人防守兼顧進一步開發遠射為破局關鍵

平心而論,艾頓防守端表現就新秀賽季而言進步明顯:當他在場時太陽百回合失分為108.4分(比不在場時少失去3.1分)。

就內線球員防守來說,無非是夾擊協防,籃下頂防以及換防:數據顯示,當對位球員在艾頓防守下命中率會由47.0%下降至40.8%,6英尺內DIFF%也達到了相當可觀的-7.6,說明其護框及禁區掃蕩的威懾力還是相當正面的(上賽季僅為-0.4),輔以0.7抄截及1.7阻攻(聯盟前十水準)也兼顧干擾與侵略性。

艾頓為人詬病的防守薄弱之處在於防擋拆時位置選擇及頂防時身體對抗壓迫不足(防擋拆時限制對手掩護人的每回合得分為1.19分,僅超過25.7%的球員)。就換防來說位置感是刻入骨髓的,所幸艾頓的腳步移動屬同位置頂級,可最大限度彌補缺漏。

防守端上限提高是決定艾頓能否勝任純小球陣容下內線屏障的關鍵。此前我們期待打出符合自身天賦防守端表現的人是灰狼的雙狀元組合,然而直到他們分道揚鑣也未能如願。

難以想像艾頓回歸後首要面對的新秀牆竟然是33歲轉型成功,如願晉升外圍空間點的貝恩斯,而他正在用現身說法來證明一句至理名言:三分一開,保價升值。

言歸正傳,艾頓坐擁76.9%罰球命中率和柔和手感做基礎,將射程向外延伸至三分線不無可能。眾所周知,太陽急於引入空間型四號位改善空間環境(上賽季球隊三分產量效率均聯盟倒數),為盧比奧和烏布雷需清空籃下的球員做嫁衣。

一旦艾頓開發出穩定可靠的三分遠射擋拆外彈將成為實現個人進攻端質變的最大誘因,對於豐盈太陽戰術體系和提高陣容搭配靈活度來說自然事半功倍(與貝恩斯共存也將迎刃而解)。

當下最完美的中鋒是防守端具備護框威脅,頂防能力出色且無懼錯位小打大式軍訓懲戒,足尺寸的身高臂展是標配;進攻端最好能背身強吃制霸禁區以及足夠的吸引包夾能力,射程方面中距離甚至是三分遠射都有更好的戰術補充意義(擋拆後外彈順下威脅兼備),當然策應組織是稀缺屬性,如此一來將不僅限於戰術參與而是晉升為戰術支撐及發起者角色。

以艾頓目前狀態來看其消化球權能力著實有限,無論是站肘區作策應軸心或是大量堆積出手都無法實現質的飛躍,因而所謂的“太陽培養缺乏重視”更是無從說起。

其核心賣點始終是運動能力以及投射可塑性,那麼如何找到一個能妥善施用艾頓的運動能力+中距離優勢並加以延展,逐步做加法的途徑才是太陽當務之急(向吃餅怪+投射長人轉型同時摒棄相對低效的籃下勉強出手)。

來日方長,對於艾頓來說他才剛剛開啟屬於新時代中鋒的偉大航程,只是此時風浪有些許難熬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