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來不懂的三分球!

25

三分球(英語:Three Point Field Goal)是指籃球運動員在比賽中於三分線外出手投籃,命中所取得的得分為三分。從1997-98賽季開始,NBA的三分線離籃框水平直徑為:角落區域為22呎(6.71公尺),其他區域23呎9吋(7.24公尺)。FIBA三分線半徑為6.25公尺(20呎6吋),於2010年重新規劃,新制6.75公尺(22呎1 3⁄4 吋),延伸到邊線附近時則改為直線延伸,平行邊線距離0.75公尺(2呎5吋)。

三分球命中得分是籃球比賽中單次投籃命中的最高得分,一支球隊三分球得分和命中率的高低是衡量球隊外線能力的主要指標。三分線的起源在籃球發源地美國。

1945年,在一場NCAA的比賽中實驗了三分球。而美國職業聯賽ABL(American Basketball League)率先在1961年引進三分球規則,他們的距離是25呎(7.62公尺)。 美國另一職業聯賽EPBL(Eastern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League)在1963年跟進,而1967年職業聯賽ABA(American Basketball Association)引進後,便將三分線推廣了出去。

NBA(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則是在1979年才開始使用三分球。NBA 1994-1995賽季將三分線距離由23呎9吋(7.24公尺)降至22呎(6.71公尺),1997-1998賽季再改回來。

雷·艾倫是NBA歷史上投入三分球最多的球員。

史蒂芬·柯瑞是NBA現役球員中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球員。

史蒂芬·柯瑞在NBA的2012-2013賽季命中272記三分球,打破雷·阿倫單季命中269記三分球的NBA紀錄;2014-15賽季則命中286記三分球,打破自己此前保持的紀錄。2015-16賽季命中402記三分球,再度打破自己前一年的紀錄,同時成為史上第一名單季命中超過三百及四百記三分球的球員。

“籃球已經喪失了它本來的魅力,”波波維奇曾在去年11月的時候說道:“現在如果你在賽后去看數據統計,第一件事看的就是三分這一欄。如果你們隊投進了許多三分,對手沒有,那你們基本就贏了。大家甚至都不去關注籃板、失誤甚至是轉換進攻中的防守問題。”

波波維奇是對的,隨著科技的進步,NBA的數據統計變得越來越全面,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球員們的出手選擇,在當今的時代,投籃精度對比賽勝負的影響正在不斷變大。在本賽季的例行賽中,81%的比對手投籃命中率更高的球隊獲得了勝利,這一數據在季后賽是90%。

當我們去討論數據分析對如今比賽的影響時,三分球出手數的急速增長是必定會提到的一方面。你在一件事上投入的精力越多,在其他事上投入的精力就會越少,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而當這個道理運用到現在的NBA賽場上,就意味著當今的籃球界正在遺失著一些三分球之外的東西,那麼這些被遺忘的到底是什麼呢?

聯盟現在已經表現出了強烈的改變規則的傾向,其導火索就是三分球的變化。歷史證明,每一次規則的改變,對籃球界的歷史都有著十分重大的影響。

1947年,聯盟開始禁止各支球隊使用區域聯防,這一舉動直接抹殺了許多球隊防守的主要戰術。1950年,為了減少過多的故意犯規,聯盟引入了跳球這一規則。1951年,為了削弱傳奇明星喬治邁肯在籃下的統治,NBA將三秒區寬度由6英尺擴大至12英尺。13年過後,維爾特張伯倫的出現再一次讓聯盟將三秒區寬度擴大,這次到了16英尺。

喬治邁肯

我們不妨在“喬治邁肯規則”的基礎上,打開一下腦洞,來想一想聯盟會在三分線上所做的改變。(以下內容純屬個人想像)

根據球隊需要建立三分線的位置

如果每支球隊都能按照自己想的位置構建三分線呢?自從籃球這項運動創立以來,無論你在哪座城市的哪座球館裡打球,遇到的場地都是完全相同的,而這一點在棒球和足球中則不然。

在MLB(美職棒大聯盟)中,球隊在選擇球員時都會考慮到球場的因素,比如波士頓紅襪隊就偏愛右利手的強力打擊手,而紐約揚基隊則喜歡左利手的強力打擊手。如果NBA的各支球隊都能根據自己陣容的特點在自己的球館中設立獨特的三分線,那將會是怎樣的一幅場景呢?

金州勇士會把三分線放在什麼位置?休斯頓火箭呢?可能勇士會把三分線放的比現在更近來讓自己投出更多的三分?又或許因為他們同時具備庫裡、湯普森、杜蘭特這樣可以在25英尺以外出手(目前NBA三分線最遠23英尺)的球員,所以他們會選擇把三分線放在26英尺的地方,這樣就可以進一步強化他們的三分威脅。

其他隊伍也許會把三分線設置的比現在離籃筐更近,也可能會劃出完全不對稱的三分線,就是為了乾擾對手。

再比如像猶他爵士這樣擁有內線大閘魯迪戈貝爾的球隊,可能就取消三分線了,這樣可以讓對手更多地衝擊籃下去挑戰他們的最佳防守球員。

真這樣執行的話可能性就太多了,我們可以進一步假設聯盟會在這個規則的基礎上,增設限制條件,比如三分線必須對稱,與籃筐的距離要保證在22英尺和30英尺之間等等。

根據數據建立三分線的位置

這裡有一個很有趣的事實,在NBA中,平均每次出手能得到的分數是1分,也就是說無論你是出手兩分還是三分,無論你是超巨還是板凳席邊緣,只要一次出手,平均下來就能得1分。

如果聯盟根據球員的數據來佈局球場呢?籃球建立以來,球場的佈局一直在變化,三分球的出現讓33.33%的%概率變成了一個神奇的數字。假設投三分球的平均命中率是33.33%,那麼投1個球就能得1分,而投兩分球出手1次得到1分則需要將命中率提升到50%。現在的事實是,NBA的射手們大概能投出36%的三分命中率,這就相當於兩分球投出了超過60%的命中率。

效率值的增加和能夠達到這種效率值的球員數量的增加是兩個魔球時代的重要影響因素。

對於個人來講,這個命中率的變化或許不大,但相對於整個聯盟來說,這個變化就是巨大的。當射手們平均以36%的命中率投進三分球時,整個聯盟的出手選擇都會跟著改變。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跳投三分都不是球隊戰術中的最佳選擇,然而現在這一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外,科技的進步使得我們能以更準確的方式評估球員的各項數據,通曉各個球員的最佳出手點和最容易投丟的位置,這就給我們建立三分線的新位置提供了最可靠的根據。

三分球出手佔比隨時代的變化

最簡單的規律就是離籃筐越遠,球員們的命中率越低。以現在的球員們的個人數據為基準,我們可以找到一個最精確的能讓球員們將自己的1次三分出手轉化為1分的位置。

以下是根據2017-18賽季聯盟球員們在不同投籃距離下的平均得分計算出的數據圖,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聯盟整體三分球的出手距離及命中率。比如距離最近的3分——底角3分——命中率高達39%。

但這張圖表並沒有回答這個關鍵問題:如果NBA平均三分命中率達到33.33%,那麼三分線應該設在哪裡?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但是在對2017-18賽季的將近70000次“non-heave”(非超遠距離三分)投籃出手進行統計整理後,我們可以做一個大致的估算。在這個賽季,如果不算超遠三分的話,NBA的射手們在25.773英尺外的三分命中率是33.33%,這個位置大概比現在的三分線遠2英尺左右。

所以為什麼不在這個位置設立三分線呢?

用這個方法進行統計的一大樂趣就是我們每年都會對數據進行更新。每年夏天,我們都可以根據上賽季球員們的投籃情況進行估算,因為射手們在變,命中率在變,所以每個賽季後以此方式劃出的三分線位置也會變,長此以往,再好的射手的投籃也會受到較大的影響。或許,只有最頂級的那批投手才能不斷適應三分線的變化並且持續發揮自己的最大價值吧。

如果這個假設真的能夠執行,那麼在這麼遠的距離上,聯盟中能投出37%以上命中率的球員就算是三分球的佼佼者了。在茫茫一片射手群中,可以想像,庫裡仍然是那顆最閃亮的星。2017-18賽季,NBA共有36名球員在25.773英尺以外的距離出手過至少100次三分,只有一名球員的命中率超過了40%,他就是斯蒂芬庫裡。庫里以高達43.6%的命中率投進了172記25.773英尺外的三分,或許他在這個新的三分線距離上會有更加出色的表現。

新規則還可能會讓聯盟中打出高效率的球員進一步減少,畢竟不是所有人在如此遠的距離上都有著像之前那樣的三分把握。射手們的數量會下降,聯盟會重新重視起來2分球的選擇,更多的後仰跳投會重出江湖,中距離大師們的戰略價值進一步提升,而像尼古拉約基奇這樣的大中鋒則會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內線的進攻上。

試想一下,新規則的出台會不會讓莫雷後悔推動魔球理論的發展呢?

把底角三分線的距離增加到和弧頂三分距離相同

雷阿倫在2013年總決賽中投出的那計驚世駭俗的底角三分被看做是NBA歷史上最偉大的瞬間之一。這裡我們不妨換一個角度去看待底角三分,在這個位置投三分是一個非常聰明的選擇,因為底角三分線與籃筐間的距離比弧頂三分線要近。

如果把底角三分設置得和弧頂三分一樣遠,投籃的空間就會被壓縮

底角三分是當前NBA最重要的戰術之一,如果你看比賽的話,你就會知道幾乎每個隊伍在進攻時都會有那麼1-2名球員站在底角的位置,這是魔球理論最大化的區域。他們只需要在底角站著不動,就能牽扯防守,拉開空間,甚至很多進攻最後都不會把球傳到這些站在底角的球員們手裡,但他們還是戰術中很重要的一環。

在一些比賽里,兩支球隊之間的對決甚至就直接演變為了3v3,因為兩名進攻球員直接站在底角,兩名防守球員也必須去底角看守,除非防守球員遇到擋拆後需要協防的情況,否則這個站位都不會變。

把對球隊的戰術價值如此大,射術如此精湛的兩名球員放在底角站著不動對於聯盟來講是一件好事嗎?或許吧。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除了扣籃和上籃之外,底角三分是最容易得分的一個選項,這個技能已經成為了聯盟中很多無球球員的必備技能,但觀眾們去球館看球可不是為了看你站著不動呀。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很簡單的增加球員們跑動和2分球戰術地位的規則改變就是把底角三分設置得和弧頂三分一樣遠。雖然這樣做的後續還無法準確評估,但至少可以減少球員們在22英尺到23.75英尺之間的出手。

要知道,現在底角三分的位置可是球員們最喜歡出手的球場位置之一。

改變底角三分線的距離會給聯盟帶來怎樣的改變呢?

1.很顯然,底角三分投手們投籃的難度隨​​著距離的增加而增加了。而且會提高球員們移動的積極性,對於大個子球員來講,他們需要在弧頂更頻繁地移動才能找到舒服的出手空間。球場對於球員們技巧、平衡性的要求都提升了,底角三分也會成為更謹慎的選擇。比賽會變得更加緊張激烈,投籃也變得更加公平(不會有一片比三分線距離稍近的位置能出手三分球)。

2.最讓球員們感到反感的應該是踩線次數的增加。這也意味著會有更多錄像回放的出現,當然使我們不願意看到的。或許我們可以把籃球場的寬度從50英尺拓寬到54英尺,不過這樣的話對於球館的經理們來說就將形同噩夢一般,因為變化的不只有球場,還有場邊的觀眾席。

3.底角投籃的得分效率會下滑。

4.快攻、低位進攻、突破的戰術都會出現變化,為了增加底角球員們的移動,我們還可以出台底角三秒規則,這樣球員們就都能移動起來了。

允許三分乾擾球

NBA許多的規則變化都是因為喬治邁肯。比如防守干擾球,這項規則在上世紀50年代引入NBA,就是為了防止喬治邁肯在球投進籃筐之前把它帽出去。在邁肯之前,沒有球員能做到這一點,所以乾擾球問題也就一直沒有出現。但邁肯不僅能做到,而且做得很出色,這一手絕活讓他成為了當時聯盟中最佳防守球員之一,所以NBA為了抑制邁肯的發揮,出台了乾擾球規則。事實是,聯盟中大多數規則的改變都是為了限制大個子球員們的。

如果我們允許防守球員在三分球的弧線下降時進行封蓋呢?這或許聽起來很瘋狂,但乾擾球在幾十年前也是一樣。三分線的出現已經對大個子球員產生了巨大的限制,假設聯盟有取消三分乾擾球,保留兩分乾擾球,大個子們會重獲呼吸權。

這樣一來,每當一個球員出手三分,就會有很多其他球員站在籃下,不為搶籃板,就為了封蓋三分投籃,這對於射手們來說會無比艱難。接球就投的精英射手們的威脅會下降,而大個子球員則會有更多的機會在自己的蓋帽欄填上一份好看的數據。聯盟中對球員們身高和運動能力的要求會上升。

別覺得這樣一來封蓋三分就會變得很容易,聯盟還需要製定其他與其相關聯的規則,比如大個子不能一直在籃下伸著手,更不能把手伸到籃筐里面去。但是選擇三分球的性價比必然會降低,或許我們可以先在發展聯盟裡試驗一下。

在今天的NBA裡,接球就投的無球高手或許是球場上最大的威脅,但是當這一革命性的規則出現,投手們就不得不在投籃前做更多的思考了。

我們可以清晰地想像到小范甘迪的態度:“埃里克戈登在幹嘛?戈貝爾在籃下等著呢,他為什麼還要投三分?”

而像卡佩拉和戈貝爾這樣的球員們的價值則會水漲船高,籃球或許又會回到那個籃下肉搏的時代,小球就不那麼吃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