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內線萬花筒!交易加內特,灰狼為什麼看中了AI Jefferson?

17

2007-08賽季開始前,NBA發生了一次撼動聯盟格局的大交易。丹尼-安吉用5名球員加上未來兩個首輪選秀權來交換凱文-加內特,這是一個讓麥克海爾無法拒絕的籌碼。

加內特已經為灰狼效力了12年,隊史紀錄上留滿了他的名字。不知疲倦的身影在球場兩端來回飛奔,一手包辦了球隊的攻防。

凱文-加內特在灰狼留下的名場面:KG從籃筐上落下,仰天長嘯,汗珠從他黝黑鋥亮的腦袋和肌肉滴落到地板上。12年,這樣的場景不斷上演。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在這筆足夠載入NBA史冊的交易中,丹尼-安吉慧眼識英才,留下了帕金斯和拉簡-隆多。兩個球員都尚沒有經歷過太多的硬仗,但各自身懷絕技:帕金斯球風強硬,不畏對抗;隆多非常聰明,擁有超長的臂展。

灰狼方面,他們要想法設法填補上加內特離開留下的“黑洞”。在前一個賽季,他場均得到22.4分12.8籃板4.1助攻。

尋找一位替代者,對球隊管理層無疑是個艱鉅任務。在聯盟的進攻風格步入下一個時代前,灰狼選擇延續最為古典的低位作戰,在加內特的交易中選擇了“ 傳統繼承者 ”艾爾-杰弗遜(AI Jefferson)。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AI:新時代的“古典內線”,背身單打的技術傳承人

在NBA的歷史長河中,內線佔據了重要的地位。肌肉發達的大塊頭在籃下佔據有利空間,頂開防守人,將球狠狠地砸進籃筐得分,不僅提升士氣,更是勝利的保障。在籃下擁有一位能肆虐橫行的大個內線,是每支球隊的終極追求。

到了21世紀,美國本土的內線人才發生斷層。“四大中鋒”的盛世結束,只有“大鯊魚”奧尼爾還具備著統治力。在新時代,更多的內線開始追求“全能”,誕生了一批體重不大、移動靈活、熱愛面框作戰的新風格內線,例如克里斯-韋伯、加內特和斯塔德邁爾。

相比這些新型內線,艾爾-杰弗森就像是被放在了錯誤的年代。正在成長中的新生代內線已經不再執著於低位硬鑿,打球不夠勁爆,腳步紮實的杰弗森成了“傳統手藝​​”的繼承人。

錯綜複雜的腳步,難預測的轉身,這是傳統中鋒在籃下製造出手機會的經典手段。背身進攻有2個難以替代的優勢: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背身進攻可以更好地保護球權,內線球員寬厚的身板在防守人和籃球間架起一道牆,被防守球員下手生生搶走的可能性基本沒有;

背身進攻的時候,進攻球員的視角是向外的,通過觀察防守,在出機會後能立馬將球轉移給外線射手,打出經典的“Inside – Out”戰術。這種吸引防守後傳給外線投籃的戰術,在面框進攻中也能打出來,但對時機的把握,和對籃下防守人的壓迫,面框進攻和傳統的背身技術顯然不能一併而論。

即便是在杰弗森剛被交易到灰狼的時候,聯盟中也已經沒有幾支球隊堅持Inside – Out 戰術。艾爾-杰弗森就成為了此項技術動作的代表人物。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加盟明尼蘇達灰狼的首個賽季,他就火力全開,出戰了全部的82場比賽,以50%的投籃命中率,場均貢獻出21分和11.1籃板,相比於KG前一個賽季22.4分12.8籃板的數據差距不大。

在天寒地凍的明尼蘇達,他場均在籃​​下出手6.2次,籃下命中率高達66.9%。一旦他在熟悉的區域接到球,杰弗森就變得難以阻擋。

統治籃下的細膩腳步是怎樣練成的?

想打好背身的籃下腳步,要訣就是“ 複雜 ”和“ 合理 ”。面對防守人打出複雜的腳步變換,同時不斷試探防守人的重心。杰弗森面對防守人可以向任何一側的轉身,交叉步、橫向跨步或是雙腳的跳步,通過幾類動作的排列組合,足以讓防守球員重心不穩,顧此失彼。

在大多數內線球員習慣於在背身進攻中“硬碰硬”的時候,杰弗森就研究出了一套打內線的“竅門”。這樣球商上的天賦也是很多內線學不來的。例如賈維爾-麥基,身高、臂展都天賦驚人,還被奧拉朱旺手把手培訓過,但就是在比賽中用不出來這樣的步伐。

一方面是因為投射威脅不足,晃不起來防守人;另一方面,協調性和對時機的判斷也不夠精準,這就體現出了球商的差距。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腳步變化,杰弗森有自己的一套“起手式”

杰弗森身高2米08,體重達到了289磅(131公斤),這個體格讓他在內線的對抗中不至於吃虧,但相比於當時如“大鯊魚”奧尼爾和埃迪-柯里這樣的重型中鋒,杰弗森的體型很難在內線討到便宜。

重型內線通常喜歡用推土機式的打法要到很深的位置,最後再強起,以一記小勾手或暴扣終結進攻。在做出最後的終結進攻前,他們會通過2、3步的背打,感應防守球員的重心和節奏,選擇出合適的進攻方式,包括往哪一側轉身,要不要使用跳步來製造空間……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艾爾-杰弗森則喜歡在第一步接球後立刻接一個轉身動作,這個轉身,有可能是實打實的轉身進攻,也可能只是虛晃一槍。對防守球員來說,他們可能早就紮好了馬步準備抵擋杰弗森200多斤的衝擊力,卻又馬上被晃了一下,這個“起手轉身”動作往往會促使防守球員立馬移動重心。

通過第一步的轉身,挑戰防守球員的重心,這是杰弗森攻籃下的第一步“狠棋”。如果杰弗森完成了轉身,變為面框,他會在防守球員再次調整重心前,利用連續的交叉步變向得分;

如果虛晃一槍後仍是背打的姿態,那麼杰弗森也能試探到防守球員重心的偏移,以一隻腳做軸心,用非中樞腳調整重心,向防守球員重心移動的反方向去,“扭”過防守球員至少半個身位,再用一雙長臂低手舔籃。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粗中有細,杰弗森用跳勾終結技“懲罰對手”

通過轉身製造出機會後,剩下的就是如何把球放進籃筐的問題了。儘管越靠近籃筐的地方,命中率越高。但除非是舔藍或是扣籃。如何在油漆區把球靈活地“拋”進去,就要具備柔和的手感。

在內線把握機會能力強的,大多數是粗中有細型的,比如奧尼爾,大家都能記住他的標誌性動作“大力扣籃”,但他的另一大絕技,是轉身後的小勾手。艾爾-杰弗遜同樣精通此道。杰弗森的大手能確保單手控制住籃球,這種出手方式速度快、難以防範,只要手感柔和,被封蓋的機率很小。

在08-09賽季,艾爾-杰弗遜有38.1%的出手是在籃下。在職業生涯的前2年,他在籃下的出手比例都超過了50%。為了豐富進攻手段,在場上適應聯盟更快、更強調空間的打法,艾爾-杰弗遜開發出了更多的中距離。這讓他有了更多的選擇,防守人不能通過“放兩步”的方式來防守他,因為這給了他直接出手中距離投籃的空間。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全能性不足,是艾爾-杰弗遜和巨星的“溝壑”

在艾爾-杰弗遜之後,得分手型內線逐漸退出歷史舞台,從塞爾提克、湖人的“黃綠大戰”到熱火、勇士的統治,第一得分手已不再是具備統治力的內線。

從進入聯盟起,艾爾-杰弗森就習慣於當一名得分手,而在組織進攻、發動全隊上,艾爾-杰弗遜從來都沒有表現出多高的水準。在職業生涯的前7個賽季,杰弗遜只有一個賽季的助攻率剛剛達到10%,即便是在離開灰狼後,他不再作為球隊的頭號得分手打球,助攻率也僅僅在11%-13%。

作為一個經常背身單打的球員,杰弗遜懂得傳球的重要性,但在執行Inside – Out的過程中,他經常對時機判斷不准,導致傳出去的球沒法直接轉化為助攻。作為一個得分手,他並不習慣分享球權。

最後的內線萬花筒! 交易加內特,森林狼為什麼看中了大AI?

從得分手到巨星的距離太難跨越,他能做到場均20+10的數據,卻無法像加內特那樣在攻防兩端幫助球隊。對於一位勤勤懇懇、技術精湛卻天賦有限的”勞模“,灰狼也無法要求更多了。

到塞爾提克後,加內特為勝利做出了犧牲,不再是球隊的頭號進攻選擇,將更多的能量傾注在防守端,用一雙長臂去不斷干擾對手的運球和投籃;艾爾-杰弗森同樣在天寒地凍的明尼蘇達,將他引以為傲的背身技術貫徹到底。